如何讓全球紡織產業再上新臺階?產業轉移,智能化升級!

更新日期:06-02-2018
摘要:

近百年來,全球紡織產業幾乎是跟隨著全球制造業的遷徙路線,完成了幾次明顯的轉移。 19世紀末期,完成工業革命的歐 […]

近百年來,全球紡織產業幾乎是跟隨著全球制造業的遷徙路線,完成了幾次明顯的轉移。

19世紀末期,完成工業革命的歐洲工業國家將剩余的工業品、技術、人才和資金向美國轉移;二戰后,歐洲及美國的制造業向亞洲主要是日本轉移;20世紀六七十年代,歐美和日本向外轉移勞動和技術密集型產業,此次的承接地仍然是亞洲地區,“亞洲四小龍”悄然出現。緊接著,經濟飛速發展、市場廣闊的中國成為了制造業轉移的重要承接地,而伴隨著這一次的轉移,中國紡織產業積累了雄厚的產業資源,進一步夯實了產業根基,并一躍成為全球第一紡織大國。

實際上,伴隨著中國經濟實力明顯增強,“走出去”早已升級成為國家戰略,越來越多的企業將發展目標轉向了海外;同時,國家提倡的“一帶一路”建設也在不斷擴展“朋友圈”,東南亞、中亞、非洲等很多國家已開始成為新的投資熱點,而成本因素和貿易因素成為了推動國內紡織企業“走出去”的主要原因。

據前瞻產業研究院《互聯網對中國紡織機械行業的機遇挑戰與應對策略專項咨詢報告》數據顯示:

2014年,我國制造業對外直接投資193.3億美元,遠遠超過同期吸引外商直接投資的金額。截至2014年年底,中國紡織業已在全球100多個國家和地區投資建立超過2600家紡織服裝生產、貿易和產品設計企業,其中大多數分布在亞洲。2004年至今,國內約200家服裝企業在東南亞建設了生產車間。

Q1“外遷”還是“內移”?

“紡織業的轉移很快、很無情。”一直從事紡織行業的胡克勤說,他是看著大邱的紡織企業倒下的,當時這部分市場轉移到中國紹興等地,“因為我們價格便宜,設備也不差,他們沒辦法競爭,客戶都來這里了,大邱的市場很快就衰落下去了。”

韓國大邱等例子說明,紡織業的梯度轉移是企業必須面對的問題。產業轉移不僅出現在國與國之間,國內不同地區間的產業轉移同樣不可忽視。換句話說,要留下什么,轉移什么,企業心里必須清楚。

新一輪全球紡織產業轉移呈現中低端向東南亞轉移、高端向歐美回流的特征,中國紡織產業面臨“高不成、低不就”的挑戰。

2007年4月,紅豆集團聯合中柬企業開始建設規劃總面積11.13平方公里的西港特區。如今,西港特區入駐的109家企業中,除了中資企業,還有歐美、日韓和柬埔寨當地的企業,主要涉及紡織服裝、五金機械電子、箱包皮具等勞動密集型產業,已經為當地創造就業崗位1.6萬個。

中國羽絨服制造和銷售商波司登也已經擴大了在東南亞的生產。波司登方面人士表示,訂貨方要求實現跨國生產體制的趨勢在增強,這成為OEM(貼牌生產)業務失去部分訂單的原因。這也表明其轉移生產的目的是削減制造成本。

不過外移也存在著一定的風險和隱憂。2014年春季,越南就發生了抗議中國在南海開采石油的大規模反華游行,中國大陸和臺灣企業的工廠成為襲擊的目標。因此向國外轉移生產也存在供應鏈被切斷等地緣政治風險。

實際上,近幾年更多的紡織企業將目光投向遠方的同時,轉戰西部也成為選擇之一。在那里,企業可以享受到中東部地區無法企及的政策紅利。如今,紡織產業發展如火如荼的新疆早已成為產業“內移”的一方熱土。不過,一旦綜合成本差距縮小,企業仍要著手下一次的轉移。

Q2不轉移就必須升級

經驗表明,如果你是一個能適應市場需求、有核心競爭力的企業,就不一定非要“走出去”。畢竟,轉移地雖好,但不是到了轉移地就什么問題都解決了,企業內功是最核心的,在國內不具競爭力,“走出去”也很難存活。

轉移+升級

因此,近年來“轉移升級”成為紡織產業轉移的主旋律。不論是東部企業“走出去”投資海外,還是把部分產能轉移到中西部,以及中西部在承接轉移及新建企業的過程中,大多數投資伴隨著淘汰落后、改造升級、引進新裝備,設備平移現象已不常見,特別是在國家環境約束和可持續戰略條件下,轉移升級已從企業家熱議變成行動,成為企業的重要抉擇。

“中國紡織服裝行業要在國際市場競爭中倒逼產業鏈進行新定位。”中國紡織工業聯合會會長孫瑞哲5月21日在2017江南國際時尚高峰論壇上就談到,近年來,越南、孟加拉國等國家憑借成本優勢、關稅優勢,國際市場份額逐步提升。而自2010年起,中國占歐盟、美國、日本的市場份額持續下降,訂單有向越南、孟加拉國、柬埔寨等國家轉移的趨勢。因此,中國紡織服裝產業需要通過新定位嵌入全球價值鏈。

比如通過產品、設計、營銷、品牌四個層面,重啟“Made in China”的新內涵、高附加值的認知模式,實現差異化競爭,獲得在全球分工與貿易中的地位提升與綜合溢價能力。

中國紡織工業聯合會副會長孫淮濱此前在2017全國紡織產業轉移工作會暨智能制造、生態發展研討會上也談到這樣一種觀點:紡織產業轉移,其中成本要素是轉移的一個重要動力,但就目前的國內外環境來看,這種成本要素差距越來越小,成本驅動的轉移在逐漸變弱,產業轉移應該有新的動力,而智能制造和生態發展成為更重要的動力。

Q3智能,能否為中國培育出永不轉移的產業?

我國紡織工業突破價值鏈低端的形勢和任務十分緊迫。

工信部消費品工業司紡織處處長曹庭瑞就談到,成本敏感型、勞動密集型紡織服裝產業尋求成本洼地、政策高地是必然規律,但當前紡織產業轉移已進入新的歷史時期,必須探索新的發展方式和路徑,要以智能制造和綠色發展為重要抓手,加快培育新動能和核心競爭力,在產業轉移中實現轉型升級。

新一代信息技術與生產鏈深度融合、工業機器人和全程智能實現了創新突破和較大規模應用,工業組織流程、產業競爭方式和全球工業競爭格局也使得中國乃至全球紡織產業面臨重大調整。

眾所周知,紅領曾經是一家傳統的企業集團,其中服裝板塊的定制業務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功。2007年,紅領將定制業務成立了新公司青島酷特智能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酷特)。酷特通過互聯網將消費者和生產者、設計者等直接連通,個性化定制的服裝可1件起定制。傳統服裝定制生產周期為20~50個工作日,酷特已縮短至7個工作日內,實現了量產。而酷特以自身實踐打造的“互聯網+工業”解決方案,也從2016年1月開始對外輸出,目前已經幫助70多家企業進行了升級改造,“在原有的基礎上不需要投入太多,就可以走向數據驅動、個性化定制、大規模定制和智能制造。”

實際上,“酷特智能C2M商業模式”的價值不僅限于一個服裝企業,也不僅限于傳統服裝產業,對傳統制造業轉型升級都具有重要的價值和借鑒意義。

而在業內,有著前瞻思維的沭陽紡織產業,近年來也是通過智能化變革而名聲大噪,尤其是其提出的“用智能打造永不轉移的產業”,使得行業人士對其趨之若鶩。

沭陽針織產業率先推出全國首個智能針織產業園區––“沭陽智能針織產業園”。據悉,該產業園將在智能針織園區內建立“云平臺”創新推廣模式,優化推廣效果,促進園區與集群對接、集群與專業市場對接,推動產業轉型升級與協同發展,同時其還瞄準了國際針織高端和前沿技術,加強材料設計與制備、綠色紡織染加工、智能制造與兩化深度融合等重點領域。

為了強化智能在產業園發展中的應用,該產業園還將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云計算、物聯網在行業制造環節和商業領域中的模式創新,力爭打造針織產業生態鏈的平臺,采用“互聯網+”思路搭集建現貨交易、倉儲監管、物流配送、質量檢測、品牌推廣、產品營銷于一體的一站式平臺。

“未來針織靠智能、智能針織看沭陽”的發展定位,是一種自信的表達,實際上,更是對智能對產業發展助推作用的一種強烈信任。

縱觀整個行業,智能化程度還不夠高,但無論從裝備、流程還是管理等方面對智能化的嘗試,都不約而同地擊中了產業轉移的要害之處––產業綜合成本上升的共性問題。產業轉移是一種歷史規律和資本追逐利潤最大化的使然,但無論是紅領還是沭陽,其在智能領域的探索都為中國紡織產業可持續發展開啟了更多的遐想空間,智能雖不是紡織產業“永不轉移”的決定性要素,但無疑增添了重要砝碼。

校花自慰全过程冒白浆好爽,美女高潮喷水30分钟全程露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