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水處理標準、技術將怎么發展?

更新日期:06-02-2018
摘要:

●污水處理廠將來不僅要考慮現在的生活、工業污水問題,還要考慮今后納入后雨水帶來的處理、運行挑戰 ●從對水體的富 […]

●污水處理廠將來不僅要考慮現在的生活、工業污水問題,還要考慮今后納入后雨水帶來的處理、運行挑戰
●從對水體的富營養化控制,總磷指標是第一位的,氨氮是第二位,總氮是第三,控制了這三個指標,污水排放的常規指標就控制住了
●未來可能會有各種各樣的工藝組合,都會有利于污水處理事業的發展。企業、科研機構等都可以發揮想象力,利用自己的資源,做不同的嘗試
隨著污水處理行業的不斷發展,污水處理技術設施正在從傳統走向變革。未來,產業界的變革將更加明顯。中國市政工程華北設計研究總院總工程師鄭興燦近年來一直在做污水處理的發展趨勢研究,他從污水處理規模、標準、技術等方面,對可能產生的變化進行了分析。
記者:我國目前已經有4000多座污水處理廠,處理率接近9成,將來還會有數量和規模上的增長嗎?會有什么變化?
鄭興燦:簡單來看,數量上還會有增長。我個人預計到今年年底會接近5000座,到2020年應該超1萬,到2030年可能會過兩萬。當然,污水處理廠數量是增加的,但增加的總體規模增長并不是線性的,也就是說后面的污水處理廠規模可能會越來越小。
我認為,在2020年~2030年之間,污水處理設施會有一個重要特征,即會把雨水、尤其是初期雨水處理納入進來,這會帶來很多城市的大型污水處理廠擴容至少50%。當然要全部實現,這個過程可能需要20~30年甚至更長的時間。
我們估計在2020年左右,會有一部分城市率先有所實踐。因此,污水處理廠將來不僅要考慮現在的生活、工業污水問題,還要考慮今后納入雨水后帶來的處理、運行挑戰。
記者:目前,城市污水處理廠的單個規模都較大,走的是集中處理路線,已經遇到了管網、回用等困難,未來會有怎樣的趨勢?
鄭興燦:我認為未來新建的污水處理設施,很大一部分將在村鎮,規模不會大。但正是因為規模小,一方面為新的技術應用帶來了一些契機,一方面也為新的創新型中小公司帶來了商業機會。
但從長遠來講,幾十、幾百噸的小設施是不可能長久存在的,遲早要走向合并。比如,奧地利的污水處理設施,就是十幾個小城鎮污水處理歸并起來,幾個鎮共分擔資金,建設運行一個污水處理廠。相信這樣的趨勢在國內也會同樣出現。
記者:不久前,相關部門對修訂《城鎮污水處理排放標準》征求意見,各項指標全面加嚴。特別地區的COD甚至提出要到30mg/L。請問,這種加嚴是未來趨勢嗎?
鄭興燦:首先,任何環境問題都是和經濟相關的。設計達到什么樣的排放水平,就得有什么樣的投入。
其次,出水中不可生物降解的COD,如果是天然物質的話,不會造成水體的黑臭。因此,如果把COD要求強制的達到20mg/L這樣的水平,尤其在未來污水進水的濃度越來越高的情況下,這樣的高標準屬于勞民傷財。
我認為對我們現在的污水處理技術來講,有一個指標更為關鍵,即氨氮指標,這和黑臭富營養化等直接相關。而且,如果出水的氨氮指標能低于1mg/L升的話,相關的COD、BOD都會達到相應要求。
在總磷、總氮指標方面,我跟國內相當一部分專家的觀點有些不一樣。我認為,如果目標是控制藻類的生長和富營養化,那么必須重視氮磷之間的比例關系。而總氮再低,如果總磷沒有變化,那么也解決不了問題。
從這個角度,從對水體的富營養化控制來講,總磷是第一位的,氨氮是第二位,總氮指標是第三,控制了這三個指標,污水排放的常規指標就控制住了。
記者:針對越來越復雜和嚴格的要求,目前以活性污泥法為基礎的工藝是否能應對?未來有何發展趨勢?
鄭興燦:不論工藝怎么變化,穩定達標+能源化+資源化和低碳低耗,這樣的理念,我想在短期內,不會發生變化。
在除磷脫氮方面,傳統工藝怎么轉向厭氧氨氧化是一大挑戰。目前,側流方面是比較成熟了,主流工藝還需要做工作。據我所知,國內已經有五六個團隊在做這方面的工作。有的企業甚至提出了希望在兩年內實現主流工藝厭氧氨氧化的目標,我認為這個目標有點高。
在對工藝的研究應用中,有幾個問題逃避不了。比如,城市污水水質水量在時空上有很大變化,城市污水的碳氮比普遍偏低,進水無機懸浮固體普遍比較高,低水溫與大量工業廢水等,都是國內污水處理非常重要的影響因素。
怎么有效地把新型工藝融入到已有的工藝系統當中去,是非常重要的問題。可能未來會有各種各樣的工藝組合,都會有利于污水處理事業的發展。企業、科研機構等都可以發揮想象力,利用自己的資源,做不同的嘗試。

校花自慰全过程冒白浆好爽,美女高潮喷水30分钟全程露脸